【南歌子】





玉漏迢迢尽,
银潢淡淡横。
梦回宿酒未全醒,
已被邻鸡催起怕天明。

臂上妆犹在,
襟间泪尚盈。
水边灯火渐人行,
天外一钩残月带三星。


【简析】:

  此词以清新优的格调和情致,描写情人晨起离别的情景。

  起两句写别离的时间:黎明时分,夜漏将尽。着「迢迢」二字,透出此夜时间之长。银潢,即银河。天亮前银河逐渐暗淡西斜,故说「淡淡横」。两句写别前之景,都暗暗传出离人对长夜已尽、别离在即的特定时间的心理感受,虽是景语,但情致自出。

  「梦回宿酒未全醒,已被邻鸡催起怕天明。」两句补叙,说明前两句所写的情景是梦回时所见所闻。因为伤离惜别,夜来借酒遣愁。清晨为邻鸡催醒时,宿酒尚未全醒,朦胧中听到漏声迢递、看到银河西斜,不免有「怕天明」之感。「怕」字贯串整个上片,点醒伤离者的特殊心态。离别的人最怕别时的到来,而邻鸡并不解离别者的心理,照旧天未明即啼鸣,这在离人听来,便不免觉得它叫得特别早,而带有催人起程之意了。「未」、「已」二字,开合相应,巧传离人心曲。

  过片「臂上妆犹在,襟间泪尚盈。」两句接上「梦回」,从残妆在臂、宿泪盈襟写出夜来伤离的情景。而晨起看到昨夜伤离的泪痕,触绪伤怀之情可想。这是从今晨所见写出昨宵,又从昨宵暗示出今晨的惜别。

  结拍「水边灯火渐人行,天外一钩残月带三星。」两句,写临行时所见,镜头由室内转向室外:水边沙上,早起的行人已经三三两两地打着灯笼火把在匆匆赶路,天宇之上,繁星已经隐没,只有一钩残月带着三星寂寥地点缀着这黎明时分的苍穹,照映着早行的人们。这两句写景清疏明丽,宛如图画,而且带有晨起征行所特具的情调气氛。前一句写离别的人眼中所见的早起征行情景,其中既隐隐透出自己即将启程的迫促感,又带有对征行的某种新鲜感,感情并不沉重。后一句所描绘的景物虽带有清寥意味,但景物本身又带有一种清疏明洁的美,语调也显得比较轻快。

  全篇写景抒情,虽有感伤,但并不沉重,充分体现了作者情致清新、格调明快的独特风格。